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会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无标题文档
重庆同志会所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情色生活

2016-5-4 07:2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06| 评论: 0

摘要: (一)“你C吗?”那人问。“怎么?”“你怎么叫‘桃色嘴唇’?”“我嘴唇就是桃色的。”互通了一些大、高、重的话题之后,那人问我能不能见面,我说随便。“你在哪?”“北太平庄。”“我们北太哪见?”“北太的肯 ...

(一)

“你C吗?”那人问。

“怎么?”

“你怎么叫‘桃色嘴唇’?”

“我嘴唇就是桃色的。”

互通了一些大、高、重的话题之后,那人问我能不能见面,我说随便。

“你在哪?”

“北太平庄。”

“我们北太哪见?”

“北太的肯德基门口怎么样?”

大概15分钟后,我在肯德基门口见到那人。

“你不C嘛。”他一脸贱笑。

“现在时间还早,你还可以回去找个C.”我装骚似的地转身要走。

“我没说要找C的啊。”他一脸贱笑。

我没说话。

“我家就在附近。”他说。

“恩,我家也在附近。”

“那,去你家吧。”

“干吗?”我明知道他要干吗。

“做爱啊。”

我靠!这人还真不要脸!妈的我最讨厌北京人这副德行。“谁说要做爱了?”

“那我们到哪坐坐?”他仍然是那脸贱笑。

在茶馆里他示意要坐我旁边,我说去洗手间,回来后坐在他对面。

“你长得还挺白净。”

“恩,我知道。”

“不知道活儿怎么样。”

我靠!我真服了他了,30岁还不到就下贱成这个样子。虽然我也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不至于成了一见到男人下面就流水的地步。于是,接下来的时间,我都不怎么说话。到了实在不想忍的时候,我把小姐叫过来,递过一张老人头:“结帐!”

“怎么?去谁家?”他问。

“各回各家。”我拿了零钱,转身就走。

“他妈的,贱逼!”那人在背后扔下一句。

我呸,这样的男人,和他上床我才是贱逼呢!

###NextPage###

(二)

北京的夏天也真热,晚上十点了还是很闷。

回到家赶快冲了个凉,不去想刚才那个贱男人。

我站在镜子面前欣赏自己的裸体:皮肤光滑,并没有岁月的流逝而松弛下来;有些消瘦,但我喜欢瘦一点,看着精神,肌肉男总是教人恐怖。

手渐渐摸到下面。

硬了。

迈克尔·杰克逊猥亵男童。他妈的!虽然我是同志,但我觉得做出这样的事实在很恶心。

但我对这个鬼没什么兴趣。首先是他的声音,他那也叫唱歌?跟打嗝似的,真怕他哪个嗝没打好就被噎死了。其次,恶心那张脸,绝对一真人版骷髅!

对他没什么兴趣,所以他猥亵谁,我也不去关心了。

八卦杂志上说猫王是个极度自恋狂。他在卧室里装了好几面镜子,以便随时可以从各个角度看到自己做爱时候的样子。

我靠!

这个男人变态得像我!

说实话,从刚学会打飞机开始,我就一直想看看自己高潮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有时候会站在家里的穿衣镜前打飞机,半睁着眼睛看镜子里的自己,但那表情很不自然,知道自己在看自己,一定不是真实状态。况且,高潮的时候总是闭着眼睛。

如果有部DV,事情就解决了。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手不停抽动。

射了!

靠!

又闭眼了!

###NextPage###

(三)

早晨被电话吵醒。

我翻身抓过电话,从“喂”的那一声我就知道是姜军:“你他妈的有病是吧,大清早的才几点就打电话,你不睡觉我还睡呢。”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几点。窗外的阳光很刺眼。

“嘿,那人刚走。”

“谁啊?”

“他妈的真强,6次,折腾了一宿。真他妈的爽!”

我靠!这姜军绝对是一个绝世淫娃儿,每次去酒吧就到处找帅哥,有次看见一个壮男,故意走过去掐了一下人家鸡巴,回来后兴奋地给我们比画:“不一般,硬起来绝对有这么长!”

还听说有次那丫的在西山的卧佛寺旁的小树林里和个男人打了一炮,我看他是真的是胆大包天了,佛祖面前都敢干这事,“你丫小心下辈子没屁眼儿。”听说那事后我骂他。“没其他的成不成?没屁眼儿我怎么爽啊!”

“哲平说过几天约几个朋友出来玩玩,反正放假了也没事。”姜军在电话那头说。“

“你们爽吧,那丫搞的全是性爱PARTY.”

“人家又没招你,别来这么说他。哲平说了,几个全是网上才认识的,都是大学生,没乱七八糟人。”

“我不去。”

“你不去不行,哲平说找不着地方。”

“滚!你丫家也空着呢,怎么不说在你家聚会!别搞些污七八糟的人到我家。妈的说是大学生,大学生还不操逼的货,见了面还不知道又上哪去干去了!”我最近老上火。

“行行行,有种你丫别来。在我面前还装嫩呢。”姜军没好气的挂了电话。

话虽是这么说,但到了聚会那天,我还是收拾一新,找了件不是很过的T恤,临走前还喷了点香水。

我不在意别人说我骚,我只在意我不够吸引人。

我不是什么高尚青年,我只追求一些简单而幸福的生活。

###NextPage###

(四)

一进姜军家,最招眼的就是哲平。

我他妈的就是想不通,一个男人家,每天化什么鸡巴妆,是男人就应该有个男人样儿;即使喜欢男人,自己也应该有个男人样儿,要不还做什么男人!

这家伙可好,化妆还不说,穿得不男不女的还不说,简直恨不得去隆两甜瓜!

以前整天哄着一群大叔大伯开心,男人搂着他,只要不开口说话,还真以为那是搂着个小姐。妈的鬼知道现在怎么开始吃素了。

“怎么?今天没带你的姐妹出去啊。”我故意挑衅地说。

“嗨,什么样的朋友都得交嘛。”他手在面前一挥,捏着嗓子就像叫春的老猫。

我简直想吐。

我礼貌性的向他身的人笑笑点点头。还真都是学生模样,不过不是一类人也混不到一块儿去。看着都是带把儿的,谁知道骨子里是不是卖骚呢。

DVD里在放《御法度》,我捡了张在沙发边上的凳子坐下。

“哇~~~~~~~~~~~~~”风子一出场,哲平捂着嘴尖叫,整个一欠操。

“这电影有什么好看的。”我小声嘟囔着。

“就是,我也觉得拍得不怎么样。”坐在沙发最边上的人突然说,吓了我一跳。因为被埋在沙发最里边了,刚才进门的时候没注意。

我扭头瞟了一眼,长得还算周正,收拾得也挺干净。从刚才说话的声音来看,和哲平倒不是一类人。

趁姜军去厨房倒水的时候,我跟过去,问:“坐在沙发最里边儿那个家伙是谁?”

“哈哈!你个骚逼,整天还说我,现在又开始湿了不是?”

“你丫的那么大声音干吗!要不要给你一喇叭!”

“你就别想了,人家下个月就出国了。你要是想的话,我叫哲平陪你一晚上。”

“操丫的德行。”

我转身出厨房,眼睛与那男生相接。他可能听见我们说话了,微笑着看着我。我能感觉脸腾一下就红了。

沙发上两个男生开始动手动脚。

听他们说的时候,我故意插了一句:“上次两不要脸的在我家想打炮,被我赶出去了。自己也不知道遮掩,弄脏了我家怎么办!”

那俩男生收敛了一点。

我装做上卫生间,走过姜军身边,又故意说了句:“操丫的德行!”

###NextPage###

(五)

“他说要问你借《同窗会》。”姜军说。

“操!你不是有吗?”

“瞧你丫上次盯着人家流口水那德行,给你找个机会。你小子眼光还真不错,要不是你看上了,那晚上我就把他留下了。反正电话给你了,你自己瞧着办吧。不过我可警告你啊,那主下月就出国了,你可千万别玩真的。”

“少他妈的胡说!”

姜军“咯咯”笑着把电话挂了。

我把手机扔在桌子上。

说实话,那男孩也就属于相貌平平那一类的,但昨天那无意的一声,和有意的一瞥,在哲平一群人中给了很强的震撼。如果那天晚上出现的是他,我绝对会把他领到我家过一个激情之夜。

转身又拿起来,翻出姜军刚才发来的那条短信。

哎,不就是借张碟嘛,我他妈的想这么多干吗!

提取号码——拨出——等待——对方挂机。

再拨——再挂。

一会来了条短信:是谁?什么事?

我回:姜军的朋友,他说你要借同窗会。

回信:我在月坛滚轴,一楼,一个人,你能来吗?

到了月坛,我买了张观赏票进去,站在二楼的栏杆边向楼下望去,人不少,但他的身影并不难找。偏瘦的体形,头发不长,但却能随身体的上下起伏而自然地飘动。顺滑,转弯,倒滑,单脚,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流畅。

我欣赏着,仿佛这样一件艺术品就出自自己之手。

我下楼。

他刚玩完接龙,朝我溜过来,一个丁字步稳稳地停在我面前,但我还是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

我这才能仔细打量他,穿了滚轴鞋,略显高些,脱了的话,应该比我还稍矮一点。

“看,今天的收获。”他抖抖手上几张刚才玩接龙拿的赠票,嘴咧着,二逼似的笑容。

坐车到新街口,吃完吉野家,我们边吃DQ边聊天。我这才想起来,拿出两几张刻录碟给他。

他接过碟,看了看上面的字:“《同旅》?”

“操!出门太急,看见是个‘同’字就拿上了,呵呵。”

“这个是什么?”

“毛片儿。”

他没吱声。

“要不你现在去我家拿吧,反正也不远。”

###NextPage###

(六)

“姜军说你下个月就出国了?”在公共车上,我问他。

“嗯。还有整整一个月。”

“什么时候回家?”

“已经在家住了三个月了,不回去了,直接从北京走。刚好回来收最后一批书稿。”

“操,没看出来,你丫还是文学青年!”

“哈哈!现在文学青年是贬义词,我也没那本事。只是帮人翻译点资料,赚点零花钱。”

“那你住哪儿?”

“学校,师弟的宿舍。偷着住,要是被楼管发现了,随时都会被赶出来。行李都暂时放在同学家了,随身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除了个笔记本。”

“哦。”我本来想说:要不就来我家住吧。但这样说太唐突了。

“你家有人吗?”在我家楼下的时候,他问。

“没有。”

进门之后,他矜持地站在走廊里。

“你爸妈呢?”

“三峡。”

“旅游?”

“修水库。”我从厨房给他拿了杯饮料,“坐吧。”

“那你放假不出去玩?”

“本来想去看爸妈的,但……现在不想去了。

他不置可否,“要不你先给我碟吧,我得回去了。”

我看了看表:“都八点半了,718早都没车了。”

“没关系,我坐别的车,自己再走一段——对了,我怎么还你碟?”

“打我手机吧。”我把手机拿出来,“你叫什么?说不定我也有事找你呢。”

“卢健民。”

“操!还咽喉片儿呢。”

卢健民走后,我若有所失。

浏览完电脑里所有的毛片儿和图片,激起了些许欲望,于是把纸巾盒移到枕头边,翻身上床。

但无论左手怎样套弄,右手抚摸哪个部位,甚至把自己想象成毛片儿里最淫贱的角色,也始终无法到达至上的境界。

大脑开始极速搜索,无数个画面迅速地闪现眼前,又迅速被下一个画面代替。上下波动的飘逸的头发——咧开嘴幼稚无邪的笑容——站我身边飘过的健康的湿汗的气息——棱角分明的脸廓——站我身边飘过的健康的湿汗的气息,对,就是它,丝毫不觉得难闻的汗味儿,极具性诱的味道!雄性荷尔蒙的诱惑胜过一切!

从胸膛到小腹被敷上一丝温暖。

旋即褪成冰凉。

世界从此开始不一样。

###NextPage###

(七)

姜军约我出来,坐在对面。

“啪”的一声,把一张纸拍在我面前。我拿起来一看——一张化验单。

“什么来的?”

“你丫傻逼啊,这是化验单!”

“什么化验单?你早孕了?”

“抽你丫的!你看清楚了!”他扬起化验单指给我看,“看清楚了!H——I——V,呈——阴——性!看懂了吗你?”然后骄傲地把化验单收了回去。

“吃撑了化验这个干吗?你要从良?”

“滚你的蛋吧你!……说起来也挺他妈的可怜的,才二十多岁,让家人怎么过!”

他是说Donny.蛮可爱的一个男孩,长得很秀气,有些瘦,性格活泼,标准的小零相。但唯一一点——也不能说是缺点,人各有志——整天呆在酒吧泡外国人。在酒吧一提起Donny,那些逼操的外国人就会哈哈大笑:“Very good!”

Donny身边在不停地换男人,唯一不变的是,那些男人都是白色的。一时是个美国人,带他畅游东南亚;一时是个意大利人,带他住的都是希尔顿、香格里拉;一时是个澳洲人,许诺把他带到国外去。

姜军以前就说过Donny早晚要得爱滋。

“唉,起码我还是干净的。”姜军说。

“得了吧,还想给自己立贞洁牌坊不成。呈阴性又怎么样?要是再这么浪下去,你早晚也得变阳性。”

“呸,少他妈的咒我。”姜军接着低头不语。

我也不语,第二天就去了医院。

###NextPage###

(八)

虽说本不用那么担心,但拿到化验单的那天下午还是身心轻松。

太阳西山的时候,卢健民来还碟,骑了自行车。进了我家,和上次一样的拘谨。

“看完了?”我都是废话。

“恩。看到后面狂哭不止。”

“丫的还挺纯情。”其实我当初又何尝不是。“我第一次看的时候,看了半集就倍儿郁闷。”

“不至于吧,才半集。”

“呵呵,郁闷那么多帅哥都不是我的。”

聊些闲话,天渐渐暗下来,转眼过了十点,卢健民说要奏乐,我便送他下楼。他推了自行车,一愣,又抬起头,咧开嘴二逼似的对着我笑。

一见他这傻样儿我就想乐:“怎么了?”

“气门心儿没了。”

“操!我们这院儿里人素质就是低。这么晚了没地儿修车了。”

两人沉默。

“那,晚上就先睡我这儿吧。”我声音不大,但心扑腾腾乱跳。

卢健民从浴室出来,上身仍然套着他的T恤,下面穿着我刚才给他的运动短裤,两条腿并不粗壮,但很直。透过垂到鼻梁的湿成一捋捋的头发,他仍拘谨地看着我。

“我……睡哪?”

“就睡我房间吧。”事情,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关了灯,两个人都没言语,呼吸的声音听得分明,楼下偶尔有开车门或锁车门的“啾啾”声。

他没动我。

他为什么不主动?

我也没动他。

我该不该主动?

扭头看他:面朝着我,和祥地闭着眼。

我不敢正视。

如果这个时候他伸过手来,我该如何回应?

然而他并不曾伸手。

如果这个时候我伸出手去,他会如何回应?

楼下谁家的自行车没支好,倒了。

再扭头看他:面朝着我,和祥地闭着眼,鼻息很平缓。

他睡着了?

脸廓的棱角被夜色打磨地显出柔和,睫毛朦胧得似两缕黛云浮于脸颊。

我无意欣赏。

心狂跳不止。

有这样的一夜情吗?他在想什么?

夜在寂静中划过天空。

我起了身,去了爸妈的房间。

###NextPage###

(九)

暂时空缺

(十)

暂时空缺

(十一)结局

卢健民换完登机牌……我朝他走过去。他没动,透过垂到鼻梁的头发看着我。我走到他面前,他伸出手,扶着我的肩膀,说:“就到这里,不要再往前走了。”

没同意,也没不同意,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眼神自然地落在他的胸膛。

我没想着哭,但自己的胸膛压抑得不得不靠使劲咽口水和深呼吸才能平息。

“你丫快滚吧,少招惹我了。”我吸了下鼻子,眼睛瞥向一旁。

沉默。

“那,我走了……”他终于说。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突然拉住他的手,那一刻我真想再上前一步抱住他。

他怔怔地看着我。

我知道,有些事,只能想一想而已。

卢健民转身去了安检,过了安检转入候机厅。

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始终不曾回头看我一眼,就突然消失在这个世界里。

整个世界一片模糊,只有我伫立在落寞之颠。生活中突然充实起了一个人,又突然空虚起来,自己仿佛飘乎天地之间——何处落脚?明天到来之后又该怎么办?

坐在出租车上,胳膊支在车窗边,无聊地咬着拇指。

“背起行囊我要去远远方,远得可以把过去遗忘。

我不需要很飘渺的天堂,我只要眼前风景如画。

舍不得,一程一程的纠葛。

舍不得,一甚一日的狂热。“

司机转头看看我,没说话,从纸巾盒里抽出两张纸塞给我。

“我与爱情都是一脸浮躁游离,呆坐车上共同饱餐一份孤寂。”

“爱情!他妈的爱情是个什么东西!他说他喜欢你,他却什么都不给你,他说这就是因为爱你!操他妈的爱情!爱情就是两手空空?难怪那么多人只追求情色的快感!混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了自以为的爱情,他却说只能如此吧。这就是爱情?!爱情还有什么希望?!”

我拿出手机,拨通姜军的电话:“姜军!最近玩过的主儿,有没有比较好的,今晚给我介绍一个。”

“他妈的我从良了!”

路标。

树丛。

车辆。

空气。

爱情。

生活里无数的东西就这样从眼前一闪而过。

(全文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中国留学生在美跳海,同志友人发帖祭奠
我国留学生在美跳海身亡 好友:愿天堂不再有轻视   海外网6月22日电:美国当地时间
我们八年的爱情
这一天似乎不是什么好日子。一早起来的时候,没忘记打开电脑,看看股市,上午还好好的
缺GAY,赶紧补
日子对于木头来说,总是平平淡淡匆匆忙忙,尤其是年底,连双休日基本上都没有了,我现
二十三和三十二
 他抽烟的时候眼神很飘忽,眼睛被升腾起的烟雾熏得微合起来,皱着眉,努力看着前方。
当他不再爱你的时候
当他不再爱你的时候,不要再给他打电话。你的一句我想你,只能换来他的沉默。比沉默更
兄弟,我是GAY
刚回老家,给老三打了个电话,他说晚上会过来看我。憋在心里一直很久了,从没对直人说
那个和所有人都上床的男生
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从大家的视线中消失很久了。 不知道怎么称呼他。 没有姓名。没有
他,和我相爱过的男人
春节, 在我的生命里,每逢春节总会发生一些事情, 有时是好事,有时会是一些意外的事
情色生活
(一)“你C吗?”那人问。“怎么?”“你怎么叫‘桃色嘴唇’?”“我嘴唇就是桃色的
桃花江是美人窝
有首歌,叫做《桃花江是美人窝》,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一首老歌曾风靡一时,上海及东
天亮之前,我们再做一次爱
一已经退出两年了,我想我还是没有从压抑中解脱出来,我被伤害的体无完肤,我想,我不
迷惘的19岁
在写下这个题目的同时,很多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也一股脑的涌入脑际。我,19岁,大二学生
男人爱上男人
QQ里,我忙碌着应付着两个人,他们是一对,也算是我比较好的网友吧!A说:因为我真的
我和他吻别:撕心裂肺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该走的还是走了,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在这一天我们忘情的相拥,
爱他,趁我们都还活着
很晚了,二少还在office加班,这一段时间他非常非常忙,上个星期他连续加了三天通宵班
难忘的第一次
20多年前,从母亲肚子里出来后,我的人生便有了无数次的第一次。第一次拍全裸照(也是
有了快感你就喊
题目是这样的:两男两女杂交,四个人每人身上患有一种不同类型的性病。而当时只有两个
爱上直男,同志爱的第一次痛
开始遇到他,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去看电影,天空下着很大的雨,我用书盖着头在雨
情感流水账
烟雾弹活力果子吧就在GAY吧的隔壁。和林同学去活力果子吃刨冰的时候,林同学是带着他
我真实的同性恋经历
  去年12月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同志。他说他是为了逃避婚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东北同志 四川同志 甘肃同志 河北同志 山东同志 安徽同志 陕西同志 天津同志 宁夏同志 一同资讯 一同讯网
同志交友 新疆同志 按摩同志 广西同志 甘肃同志 海南同志 青海同志 成都同志 江西同志 广州同志 重庆男孩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广同同志|广州同志|东北同志|四川同志|河北同志|山东同志|安徽同志|重庆同志.  

GMT+8, 2019-12-11 22:26 , Processed in 0.139008 second(s), 24 queries .

重庆最大的最全的 重庆同志!

© 2015-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