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会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会所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黑夜之战

2016-5-4 06:5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37| 评论: 0

摘要: 他看着我,狠狠的,象是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  我笑咪咪的看着他,心里已经升至一级警戒,全身的防御措施都做好了准备,目光从他的眼睛扩大至他的全身,扫描、分析、结论,注意他一丝一毫的细微变动。  ……   ...

他看着我,狠狠的,象是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
  我笑咪咪的看着他,心里已经升至一级警戒,全身的防御措施都做好了准备,目光从他的眼睛扩大至他的全身,扫描、分析、结论,注意他一丝一毫的细微变动。
  ……
  可他突然收回了与我对持的眼神……叹口气,无可奈何的点点头,然后垂下眼帘,歪歪的看看旁边……
  “?……”我愣了一下,微微皱眉的瞬间有点走神……
  “过来吧你!”
  “啊!!”
  一秒钟,一秒钟不到的时间,这个人得意而邪气的笑脸变得离我只剩下不到五公分,他兴奋的呼吸急促的撞在我的脸上,青青涩涩,青椒的味道。
  “你个癞……啊―――”我倒抽一口冷气,感觉两条粗钢筋在胳膊和后背上猛得一勒,一阵闭气……
  我的惊讶远远胜过对疼痛的感受,这个人瘦得象麻杆,力气倒真的不小,有意思……
  “疼吗?”他笑咪咪的看着我,满眼的幸灭乐祸。
  “疼??!不,不疼~~~是硌人!!!”我仰着脸儿对他冷笑,“你瞅你这身骨头,真给社会主义社会丢人……”我做痞子状,把一边儿眉毛斜斜的挑起来。
  “呵,小嘴儿还挺厉害…..!”他笑,把轻蔑的目光慢慢移至我的嘴角,得意,阴险……
  “我让你厉害!”
  “让”字咬得又狠又绝,他的眼中一道杀气。我感觉后背猛得一紧,身体在惊异中突然前倾,眼前一黑,哗得睁大眼睛。
  嘴唇突然被什么湿润冰凉的东西狠狠的捉住,软软的韧性,青涩的味道病毒一般,在唇齿间迅速蔓延。
  ……
  
  电光火石!黑色的夜空突然爆散出大朵大朵激情的烟花,一朵又一朵,迫不急待,轰鸣着绽放。璀灿,妖艳,迷惑,不可抑制的膨胀,不可抑制的炸裂,不可抑制的消散……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瞬间炸得魂飞魄散,身体化成最轻最小的一片灰烬,在他最轻最轻的呼吸中遥遥飘向须弥山……(如果他不抓着我)
  我的眼神象流漓的红酒,滟滟的漾在他的脸上,瞬间化解了他嘴角所有的坚硬……
  他看着我的脸,似笑非笑,眼神有几分不可思忆的惊讶和迷惑……可是胳膊的力度还在……
  月光如水,时间也偷偷的躲在了门后。

###NextPage###

  我安静的站在他的胸前,抬头看他一眼,怯生生,几分羞涩,几许温柔,象小猫的尾巴尖儿,轻轻的,慢慢的,打在他的脸上……
  他的眼神儿一错,身上什么东西土崩瓦解,哗啦啦掉的满地都是,两条紧绷的胳膊在瞬间可做绕指柔……
  我冲他嫣然一笑,万种风情,轻轻的,蛇一般将两条胳膊从他的束缚中抽出,在他的身上缓缓游移,上膊的肌肉、肩胛的骨突、脖颈的血管,他的喉头在我的指尖艰难的下咽……
  掌心最终抵在他的胸前,他胸口的炽热、起伏、振颤,隔着薄薄的衬衣传入我的手心,绵绵不绝……
  我笑看他的眼睛,把他盯成蛛网上的一只小虫,他的眼神已经迷乱,充满了对于毁灭的渴望。
  “唉……..”无可奈何,我轻声的一叹……气运丹田。
  
  “去死吧!!!”他在我掌心后猛的被向后弹去,一路上叮了咣啷,桌倒椅子歪,势如破竹。最后咚的撞在墙板上,一声闷响!
  我在反作用力下也倒坐在地板上,为防止他的反攻,连滚带爬的往后退,一直退靠在沙发上,顺手抓起一只沙皮狗,劈头盖脸的砸过去……
  狗头正中人头,毫无反应,自由落体在他的腿上…….
  OK!黄帝大战蚩尤,一比零!!!
  
  “跟我玩儿?!你还嫩了点!你以为你是谁呀!二两骨头我就怕你了吗?!!!”我揉着手腕,没头没脑的骂将过去,整个人刺激的兴奋不已。
  ……
  “还以为自己多聪明,搞什么突然袭击??!!我呸!!!都什么年代了,冲你笑你就以为自己是朵花呀?办事也要靠脑子!你知不知道?!”
  ……
  “知不知道你?!”
  ……
  “你知不……..喂~~~~~`”
  ……
  “死啦?!……”
  ……
  “不会吧???!!!”
  
  我学电视上那样把手指放在他的鼻孔下试探,这个动作让我头皮发麻。
  还好…….活着…….
  突然想起小时候有一次意外倒栽在地上,后脑勺着地,摔得看见蘑菇云,恶心的想把胃干吐出来,意识到自己下手太狠了点儿……
  可是是他先动的手……不知道属不属于防卫过当……(拾阶你说呢?)
  ……
  “你……没事吧?”我把头探近一点,把沙皮狗护在胸前,盯着他紧闭的眼睛。
  “嗯~~~~~~~~”气若游丝的呻吟。
  八月立秋的夜晚,空气冰凉,手心脚心冷湿,全身寒毛倒立!
  “你别,别发出这种动静……”我十劲的搓搓胳膊,紧张的说:“不要紧吧?你不要紧吧?”
  ……
  “……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
  “……我没想到自己力气这么大?……”(天天五十个伏卧撑白做了?!!!)
  ……
  “……你要是没事儿就睁开眼呀……”(他还找得到眼吗?…….)
  ……
  “是……是我不好,对不起啊…….”
  芝麻开门,他的眼睛吱吱忸忸开启了一道缝,他从那道缝后看我。
  我哗的往后一缩,一屁股坐在地上,两手撑着地,隔着一段幽暗的光线看他。
  
  寂静,他不说话,我也不说,两个人象周围的家俱,一动不动,墙上的石英钟咔咔的响。
  他看着我,什么也没有的看,我瞪着他,心虚象地上的凉气,一丝丝的集结,一簇簇的往心里窜。
  心慌意乱!
  
  “呼~~~~”他终于收回了眼神,喘了一口气,慢慢的低下头,痛苦的转动了几下脖颈,然后费力的把身体向上提了提。
  “呼~~~~”我也长长的吐了口气,收回了发麻的胳膊,想把僵直的身体放松……

###NextPage###

  “就这么讨厌我?”
  突如其来的声音,身体在半空中定住,我甚至一下子不明白它的意思,甚至找不到它的来源。
  “嗯?”我看着他,努力的体味着他的话。
  我讨厌他吗?我讨厌他吗?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只是一种反应,条件反射一般,他的一点点傲慢和强硬,都想给以相应的反击,甚至不去想为什么,然后是兴奋和痛快……可是,应该和讨厌无关,甚至有着一种期待,象动物世界里的猩猩,张牙舞爪的,可也只是张牙舞爪……
  所以……我不讨厌他,,是的,不讨厌。
  我慌乱的想,抬头看他,可嘴巴张了张,却说不出话。
  
  他在吸烟……什么时候他竟然点上了一支烟!火红的烟头明灭在他审视的目光后,一闪一闪,吐出长长的烟雾,消散在我身旁清凉的空气里。我突然想贪婪的深吸一口,这个念头让我的心脏猛得加速跳动,咚、咚,那种震颤让我呼吸急促全身紧张,我怀疑连他都能听得见。
  他看得出我的慌乱,在他此时平静而温柔的目光里。
  可是他还是要问:“不讨厌?”
  我盯着他微微眯起的眼睛,他的嘴角有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他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从一开始就是自以为是的傲慢,要不就是嬉皮笑脸,象是两个迷糊的孩子,不知道如何感受,如何表达,于是一味的讽刺挖苦,甚至拳脚相加,好象一次次的碰撞才是我们的表达方式……可这时他的目光是这么的温柔和平静,让我身上的冰棱一根根的融化,一根根的折落。
  ……
  我慢慢咬咬嘴唇,看着他,冲他眨了眨眼。
  ……
  他的嘴角按奈不住的泛起笑容,我知道他懂,知道我发送给他的这一串密码电波。
  我也笑,我们的笑象是一串无声的音符,流动在初秋如水的夜晚……
    (不想写了,不想写了,不想写了……)
    
  “过来。”十拿九稳的命令口吻,他按灭了手中的烟,抬头歪歪的看着我,舌尖漫不经心的舔着那颗洁白的虎牙,笑容又是那么邪气。
  可我却已经变成了他手心的一尾小鱼……
  他眯着眼,抬起下巴,用手指在自己的脸颊点了点……
  我象是受了催眠,我受了催眠吗?或者我根本就是在梦里,可我分明能够感觉自己的心跳,胸口窒息般的快感。
  ……
  我怎么过来的?我不知道,他清瘦的面颊再次变得离我很近,而且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没有动……
  我轻轻亲吻他的嘴角,他不可抑制的颤抖,但又迅速收住。
  ……
  “太轻。”他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看也不看我。我在他的侧面。
  …..
  我笑,猛得抱住他的肩膀,十劲在他的脸颊上狠命的亲了一下,然后迅速离开,我看到他瘦长的胳膊象螃蟹螯夹似的在空气中拼命的挣扎……
  他狼狈的坐好,转头看我的时候,我已经在一旁笑吟吟的看他……
  ……
  他脸上的肌肉在颤抖,嘴角的唇线象刀刻一样,他的眼睛…….不,是两团火,灼灼的燃烧……
  “找死你….”他的笑隐匿在火苗里,狰狞着燃烧过来,一路摧城断垒,所向披靡。
  我象是神话中那只不死的凤凰,闲闲的笑着,等待他给我再次的永生…….
  ……
  “当”,我眼角的余光看见他的手撞在身旁的门上…….
  
  “当、当、当”,砸门的声音,“七点半了,还不起床,今天你又得迟到!”
  我猛得睁开眼睛,时空交错的瞬间还有兴奋呼吸的余音……天花板……
  妈妈的脚步声刚刚离开我的门口,还在不满的说着什么。
  我从床上爬起来,看看空荡荡的房间……落幕的舞台,精灵的偷笑……
  “哦……”
  
  刷牙的时候,看着镜中的自己,两眼灼灼的余热未烬,嘴角微微的痛楚,唇齿间青涩的味道,象……青椒。
  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小镇男子下一篇:冬季到宜家来看GAY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中国留学生在美跳海,同志友人发帖祭奠
我国留学生在美跳海身亡 好友:愿天堂不再有轻视   海外网6月22日电:美国当地时间
我们八年的爱情
这一天似乎不是什么好日子。一早起来的时候,没忘记打开电脑,看看股市,上午还好好的
缺GAY,赶紧补
日子对于木头来说,总是平平淡淡匆匆忙忙,尤其是年底,连双休日基本上都没有了,我现
二十三和三十二
 他抽烟的时候眼神很飘忽,眼睛被升腾起的烟雾熏得微合起来,皱着眉,努力看着前方。
当他不再爱你的时候
当他不再爱你的时候,不要再给他打电话。你的一句我想你,只能换来他的沉默。比沉默更
兄弟,我是GAY
刚回老家,给老三打了个电话,他说晚上会过来看我。憋在心里一直很久了,从没对直人说
那个和所有人都上床的男生
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从大家的视线中消失很久了。 不知道怎么称呼他。 没有姓名。没有
他,和我相爱过的男人
春节, 在我的生命里,每逢春节总会发生一些事情, 有时是好事,有时会是一些意外的事
情色生活
(一)“你C吗?”那人问。“怎么?”“你怎么叫‘桃色嘴唇’?”“我嘴唇就是桃色的
桃花江是美人窝
有首歌,叫做《桃花江是美人窝》,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一首老歌曾风靡一时,上海及东
天亮之前,我们再做一次爱
一已经退出两年了,我想我还是没有从压抑中解脱出来,我被伤害的体无完肤,我想,我不
迷惘的19岁
在写下这个题目的同时,很多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也一股脑的涌入脑际。我,19岁,大二学生
男人爱上男人
QQ里,我忙碌着应付着两个人,他们是一对,也算是我比较好的网友吧!A说:因为我真的
我和他吻别:撕心裂肺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该走的还是走了,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在这一天我们忘情的相拥,
爱他,趁我们都还活着
很晚了,二少还在office加班,这一段时间他非常非常忙,上个星期他连续加了三天通宵班
难忘的第一次
20多年前,从母亲肚子里出来后,我的人生便有了无数次的第一次。第一次拍全裸照(也是
有了快感你就喊
题目是这样的:两男两女杂交,四个人每人身上患有一种不同类型的性病。而当时只有两个
爱上直男,同志爱的第一次痛
开始遇到他,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去看电影,天空下着很大的雨,我用书盖着头在雨
情感流水账
烟雾弹活力果子吧就在GAY吧的隔壁。和林同学去活力果子吃刨冰的时候,林同学是带着他
我真实的同性恋经历
  去年12月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同志。他说他是为了逃避婚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东北同志 四川同志 甘肃同志 河北同志 山东同志 安徽同志 陕西同志 天津同志 宁夏同志 一同资讯 一同讯网
同志交友 新疆同志 按摩同志 广西同志 甘肃同志 海南同志 青海同志 成都同志 江西同志 广州同志 重庆男孩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广同同志|广州同志|东北同志|四川同志|河北同志|山东同志|安徽同志|重庆同志.  

GMT+8, 2021-5-13 05:06 , Processed in 0.089979 second(s), 24 queries .

重庆最大的最全的 重庆同志!

© 2015-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